新 版 论 坛 使 用 答 疑
搜索
查看: 211014|回复: 3463

[原创] 呼伦贝尔的海拉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9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登录后可以看到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Register/登録メンバー/회원가입/การลงทะเบียน)

x
那年刚毕业就去了博牙公路,施工方在牙克石,一个县级市,是林区,休闲城市,我们财务在海拉尔租的一个三居室。施工方用的我们的资质,我们负责管理,因此每天很清闲,进入五月份,天还是挺冷的,在沟沟沿沿背阴处还有积雪,没事就窝在屋里看电视,那时候还没有微信,就是qq。0 ]/ O6 P; k* _* e' d

8 J. Y& A% a3 l6 Y% U% N- ^五月中旬我自己坐车从海拉尔去牙克石,如果想用车,打电话给施工方,他们会派过来车,我因为资历浅不好意思麻烦人家,另一个,我喜欢坐着绿皮车慢悠悠的晃悠,到了牙克石中午在三道街他们请的菌汤涮肉,吃过饭他们在工地有午休的习惯吧,就把一个途观留给我开着。我去了六道街买了个裤子,牙克石街道挺宽敞,也不拥堵,我从里面出来右转弯,刚走,就被前面警察同志给拦下了,我因为刚拿的驾照,没遇到过警察,心突突的不知怎么回事,出示驾驶证行车本,靠边。原来我出来直接进入中间车道,压实线了,一个二十多跟我差不多的把证给了三十左右的那个就又去找别人事了,三十左右这个拿着我证件,当时教育什么都记不清了,脑子嗡嗡的,后来说,你河北的吗,我说是呀,在这干嘛呀,我说修路的,他说有钱,我说我就是上班。他说罚50不扣分了。我靠,我以为多大事,我这才有心思看这个人,还真帅,单眼皮特紧致,皮肤很滑,高鼻梁,挺高,挺帅。我虽然挺想多看他的,可还是紧张地希望他赶紧放行,他坐在副驾驶一点没有要结束地意思,伸着大长腿东拉西扯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这么面对警察同志,并且还是个这么好看的警察,心安稳不下来。后来他说有个前四后八渣土车,在你们哪干点活行不,我说我可以给您问问,这样就互换了电话,50 也没交,我就回项目部,把车交了,坐下午满归海拉尔的车回去了。6 I9 Z; F# I! B" ?, v7 {; E

& M, d: Z1 O) W, v8 j
8 d; F, m) G/ J( x# \. U晚上八点,整整八点,一个电话,你家在哪快住,我说你谁呀,他说,我cao,没记电话呀,我忽然想起来,下午那个警察同志,到屋里后,真是眼前有点眩晕,这家伙卡其色休闲裤,浅蓝色毛衫,一个藏青色马甲,太nima好看了,短头发前面耷拉下两溜,这家伙进屋也不认生,各个屋里转了一圈,就你自己呀,我说我领导回河北了,您坐吧,他伸着大长腿歪坐在我电脑旁,他说下午我跟你说的事有准吗,我说忘了问了,您稍等我现在问问。这件事对施工方来说真不算事,况且工程结算都是打到我们这,几句话就妥了。他说真的谢你,我也是花心泛滥,竟然说,我没别的权利,入场可以早记半个月结算,其实后来我给他结算多了很多。他说哪谢你了,吃饭没,我说从牙克石回来冲了一面,吃了。他说那顶什么呀,走陪我出去喝点,我还是有些拘谨,算了吧,我不去了,他说陪我吃去,行吧,反正自己也无聊,并且挺想多看他会的,养眼,但,没想会跟他怎么着,看着他太直了。
  Q. b% W1 {; b7 h+ }- o& v3 @1 f# ]' T7 b9 T, b
我穿大衣,他去卫生间哗哗的,出来还提着裤子,整理里面的深蓝色保暖,上面黑色宽松紧带边肯定是内裤了,这人就这么不管不顾的伸手去里面调整jj的位置,很明显偏右了,屁股肉墩墩的,真尼玛性感,我不敢多看,心慌慌,他边整理衣裤边问你哪年的,我说88属龙,他说比我大6岁,我说你才28呀,心里突然轻松了一些,我说你有185吧,他说83,比我高半个头。
% j- m  ]4 s5 {% x0 K
9 C$ v& a5 S' r- x2 Z. v& B
: n; {( q+ {. O6 w吃饭时候心情就放松了,东拉西扯的,他父母都在海拉尔,上警校时候有个女朋友,后来女的去北京就算是分了吧,我说您们发生了没,我当时鼓足勇气这么问的,太好奇了,好奇害死猫。他说你说话别老是您您的行不,听着别扭,他又说他爷爷那辈山东的,我又一次鼓足勇气问,你跟你女朋友睡过觉吗。他说cao。我17在七中时候就不是处男了,当时去了一个代课的英语老师,我女朋友他爸是某某处的干部,后来去扎兰屯了,她妈也去了,牙克石就她自己。有一段时间他就住在她家里了3 ?) n( v. d4 }- R1 W, M) }% T4 K" W# n
. M) I- Z$ c) w

  Y  V( T* v, z- |5 y除了有事那几天,一天至少三次,早晨做了才去上班,他爸车留给她了,我开着,中午在食堂打回来饭吃,也得做一次。他说这些时明亮的眼睛望着窗外灯光下影影绰绰的行人,有忧伤也有自豪吧,他的手指细长,不断照顾我,看你这么瘦。多吃点,等暖和了,带你去林区采蘑菇。
0 A" T* {7 R, U/ _4 H7 K1 x, m  }* K- [0 Q! i" @
1 u% ^9 E1 C2 j2 Z4 d+ i( U
那时候没有查酒驾之说吧,他喝得眼睛红红的,还要开车,我说还是我开车送你回去吧,他很爽快的答应了,出来搂着我,跟老鹰捉小鸡似的,我好容易把他搬到车里,我说你家在哪,你还能指路吗,他说,cao 你太小看我了,他还真是能很清楚的把我带到他家的某某家属院,我说我给您把车停门口,送你回去,我打车回去,您不用管我,我们票能报销,这家伙刚开车门就吐了,我赶紧扶着他,搂着他的腰,他凌空在我头上,歪歪切切的我有点故意碰到他的裆,反正他也喝多了,吐完了,他说不行,我回去,我爸非得骂死我不行,你把我送到我同学家吧,谢你了,我心想那我就多占你一会便宜,我早回去又干嘛呀,那时候人们不兴提前打电话吗,到了同学家,我俩歪歪扭捏的上到二楼,把门敲得山响,没人开,得,家里没人。找个旅馆你放下我就行,我说行,我突然有个大胆想法,去我那可好,可怎么说呀,心里又突突开了,嗨,一不做二不休吧,我很小的声音试探的问,要不您去我哪凑合一宿吧,他突然蹭一下坐起来,瞪着有些发红的眼睛,你能不能别老是您您的,真jiba别扭,他这一嗓子声音不大,显得有些怪嗔,吓我一跳,我也就不管不顾了,我提高一些声音说,你去我单位凑合一宿行不,这好吗,不会影响你吧,他的表情眯着眼睛,歪着头特像个小孩,我说没事,你不会觉得委屈就行,我有点调侃的说。( @- T% W& A$ A% L2 V$ {9 f7 }
5 f& E  |1 w3 l5 m7 i& e, X
到了我的住处先把他安置在又是办公区又是客厅的一个单沙发上,我说我给你烧点水,他不客气的躺在沙发上,沙发太小,上半身还是直的,眯着眼,谢了。我收拾了一下宿舍,这么多天一个人也没好好收拾,挺乱的,等水开了,我端着做壶出来,这一幕,至今还在我的脑子里时常映现,藏青色马甲歪歪到脖子下面,蓝色的毛衫皱到上面,露出小半个肚子,上面稀稀落落的毛毛,小腹真有力真平坦光滑,肚饥下裤袋松松垮垮,卡其色裤子哪个地方特别凸显,下半身是平着的,大长腿一个在沙发上一个在下面,这是多么合适擦油的好机会,我走过去,把他毛衫拽了一下,盖好肚子,敲着沙发背,唉,起来喝点水再睡,他睁着萌萌的眼睛,接过水杯,我说热,他说来点凉的,看来真渴了,我去冰箱给他翻了饮料,他拧开直着脖子就灌下去了,起来先是整理头发,就去卫生间哗哗一泡,没提裤子就出来了,我睡哪呀,沙发、、?
3 w8 t* J5 [9 L2 \3 ]5 e' Q! E
( V" o! e& w% Z- Z- B0 N# a( _, S1 A- d0 T( N/ N2 J
/ @5 K1 R3 c+ d5 _# x
 楼主| 发表于 2022-1-20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回到扎兰屯都有点黑了,有的车灯都开了,他说跟你吃了饭再走,我说你快点去吧,我正好自己在扎兰屯转转,我听名字觉得扎兰屯是个很有异域风光的地方,应该很乡村化,其实不是,他就是一个县级市,应该没有牙克石繁华些吧,旅游可以去雅鲁河,淖尔河流域。早早找了个酒店住下了。第二天没八点就打电话,我说这么早你干嘛,他说,弟呀,快起来,跟我跑趟阿荣旗,我说行。我坐了车里,这家伙扔给我一大包零食,都你们那边的吃食,你先吃吧,一会你开车,困。我这才打量他,妈呀,一宿咋霍霍成这样了,黑眼圈,脸上也是暗的。我说国道我哪敢开呀,他说,没事,没啥车,慢慢开就行,中午前赶到就行。我边开车,边望了他一眼,我说,昨晚几次呀,他说上半宿没咋停,后来她妈敲门,才睡了一会,我说真行,他说,我就跟她说小点声,她不jiba听,我这不大早晨就跑了,她一会去海拉尔联系酒店,奥,对了,她女朋友是导游,进入7,8.9月份在北京组团来呼伦贝尔。我说,那早晨没来一回,他说,早晨干的腿都哆嗦了,我说你媳妇真行,不是媳妇,早着呢。都这样还早着呢,他说,就她这lang劲能一个月俩月来几次,我说哪您呢,他说不提我。我说老去阿荣旗干嘛,彭经理,让他给找个拌合站,有几个涵洞,老是买商混成本太高,正好阿荣旗那边部队施工有一套设备闲着了,我说奥。
发表于 2022-1-19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 _4 k6 _5 s, M, [% _2 b" E% ?
可不能烂尾
发表于 2022-1-19 21: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好的故事啊,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22-1-20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醒了时,他围着浴巾裹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看来无论经历什么,都挡不住他对足球的热爱。7,11号西班牙出人预料的捧起世界杯,心里虽有些许遗憾,但这届世界杯也算是给球迷奉献了一场饕殄盛宴。我最喜欢的意大利小组没出线,他喜欢的德国法国荷兰最终都折戟了。世界杯过后,心里空空的什么都不想干,真怀念那一个月的黑白倒置的生活,特别是晚上搂着他听轻微的鼾声,还有我每天定闹钟喊他起来看球,我都是错过球员入场和唱国歌,开哨才叫他,为了让他多睡一会,有时我窝在沙发上困得不行,就是睁眼问一下他比分。7.12号是星期一,本来想好好补觉,在外面吃了点东西回来早点睡觉,他突然回来了,我说今天周一,你怎么回来了,他说,明天上午没事。然后从裤子兜里掏出来一张卡放在我电脑旁边,我说那是什么。他说感谢费,我说感谢我什么,莫名其妙的。我说给你妈吧,给你娶媳妇,他说,cao.不想听什么说什么。走吧,去我家陪我喝点,今高兴,我说,你等会,我把这几张票入了账。那时候还不兴电脑入账,都是手写凭证,他在我跟前晃悠,小字写的不赖呀,我说你想早点走,就老实点,万一错了,就得重来。我们临出门了,我说,你把卡拿了,给我算怎么回事。他说没多少,真的是感谢你介绍认识老彭他们,我说拌合站干着了吗,他说干的可欢了,对了,租的部队拌合站,过来几个操作工都是部队的。到了他家,感觉都有点闷热了,我把窗户打开一点,他又换上他的大裤头,屋里有些乱,他在沙发上伸着腿看世界杯重播,我收拾了一下。晚上睡得很早,他其实比我辛苦多了,每天早晚七八十公里的牙克石海拉尔奔波,但他身体一点都不松垮,老是给人一种用不完的力气。等关了灯,我头沉沉的,听到他翻来覆去的,管他呢,他这人没心没肺的,很快就能睡着。待了一会,我感觉到他向我这边挪了挪,一会又挪了挪,把胳膊伸到我脖子下面了,手又搭在我肚子靠上,我习惯了,但还是有些紧张,下面也有了很大反应,今天他有点主动,我就平躺这假装睡,他突然大腿半圈着压在我身上,妈呀,这是想干啥,我心突突的,还是不理他,假装睡,他好像受到默许似的,翻身跟个蛤蟆似的压在我身上,我这还装什么,伸手紧紧搂住他的腰,脸贴在他平滑的肚子上,真怕是做梦,我搂着他,下身有些僵硬,他噗嗤整个身子压在我身上,大腿也伸直了,对,就是那个位置,我感觉特别明显的两个人的梆硬粘合,他一只手在我脖子下面,一只手撑着身体,做蠕动,我不敢主动,甚至腿不敢圈一下,怕他结束,他把在我脖子下的手抽出来,自己把大裤头退下去,然后深深压在我身上猛烈的撞击,我就感觉肚子上和三角裤下面边缘,有个热热的,湿漉漉的硬东西在撞击,像个刚出生的小鹿跌跌撞撞寻找妈妈的乳汁,不一会他突然把我翻过来,把我的三角裤扯到下面,滑滑的在我臀下面出入,一会又深深趴在我后面,我有种窒息的感觉,他下半身猛烈的起伏着,被子早就踹到了下面,静静的黑暗里,有啪啪的撞击声和他喘息声,持续了很久,我实在真要窒息了,抬了抬头,身体起来一下喘口气,他马上摁住我,频率更加急速幅度也更加大,随着频率的加速,我大腿根感觉热热的喷she,就像小时候打水枪向对方发射一样,趴趴的以打中对方要害部位为乐趣。他喘着粗气哐当仰面躺在床上,我赶紧提上三角裤,大腿根往下流着,我轻轻地起来打开手机找纸巾,天呀,他哪里还直直的向天撅着,多少年也难以忘怀的一个雕像,美翻了天。我躺下后把被子盖好,他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我睁着眼望着上面,多少次想象的场景就这么实现了,妈呀,这明天怎么面对呀
 楼主| 发表于 2022-1-21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己顺着坡去村东边的山不像山的高坡玩,心里真的五味杂陈,王虽然保养的不错,但眼角的鱼尾纹也有30,7,8了,从短信语气,我感觉他们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也没几次,心里胡思乱想的,做个女的真好,自己跟他啥也不是呀,这是吃的哪门子飞错,就因为人家有求于你,就因为人家对你关心体贴就是你的了,自己真龌龊。虽然不住否定自己,但一想到他的身体jinru一个认识的女人体内,还是扎痛,有时想象两个人在床上纠缠的画面还内心莫名的兴奋,慢慢的顺着高坡不知不觉怎么走到我们开的路基上面了,看着支盒子板的工人,一个个是那么的健康快乐,真羡慕他们,人家内心是健康的。到了项目部找后勤要钥匙开了小客房,躺着一会就睡着了,感觉睡了好久好久,电话响了,我拿起手机6.05,蒋宇的电话,我想两个小时几次呀,王肯定特别满足。王的银行我就不说了,我看有海拉尔的朋友们,免得对号入座对人家有影响,他老公是兴安盟的一个领导,经常在电视会看到。后来蒋宇调到海拉尔政工科就是他给帮的忙,蒋宇这人为人很仗义,人也大大咧咧,最重要的不看重金钱,平常不装,很真实,有时在路边穿着警服吃大碴粥煎饼,跟卖大碴粥的阿姨聊得可热乎了,非不要我们的钱。小伙子身材挺拔,长得也好,很有亲和力。后来有一年多吧,都11年了,他经常拿我卡去存钱,我才知道他当初给我卡里的20000是他的第一桶金,当时就那么多,全给我了,真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他租的拌合站有时候要灌装,有时候要打梁,如果两边同时要混凝土,他一个拌合楼出不来,他就自己去建兴商混站买商混,还要用建兴的罐车,并且建兴是先交了钱才能给你安排出混凝土和派车,这些都是他把钱给了我,我去办,因为都是牙克石人,他上班去参与这些是不合适的,我代表施工方,名正言顺。我真是想到哪说到哪。我拿起电话,你开完会了,嗯,你回海拉尔吗,你回我就去接你,我心想你都空了,刚肯定大腿又哆嗦了,再跑七十多公里累死你呀,我心里这么想,然后嘴上说,不回去了,我哪太热,没有这凉快,他高兴的说o了,我去村里接你,咱俩去吃菌汤涮锅吧,我心想你这是给自己补回来呀。我说,我在项目部了,你直接去找位子吧,我打车过去,他说ok
 楼主| 发表于 2022-2-23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2008年时候在唐山的曹妃甸实习,当时北京首钢刚搬迁到曹妃甸,建设的很迅速,几乎 一天一个样,吹砂填海干的如火如荼,当时好多建设行业的国企央企都入驻在哪里,我好多同学就留在了曹妃甸,我最终还是回到了内地,好多原因,最后留下的几个同学现在也不是很差,也算上多好,因为最终曹妃甸并没有当初想象的建设高大上,另一个原因,因为我父母在邯郸,我那时候来回特不方便,要早晨坐大巴车到唐山,然后买票到北京,再从北京到邯郸,也许现在有直通邯郸的卧铺车了,那时候没有,我倒一天车精疲力尽,还得紧赶慢赶。一天晚上才能到家。我有一次在唐山等车去北京,在车站外面一个小超市买一个桶面两个火腿肠,我开始拿一百给的老板,因为是大早晨吗,人也不是很多,然后他把我的一百接过去,放到他抱着的一个铁桶里面,给我找零钱,翻了半天,说找不开,又把一百还给我,我因为是做财务,每天跟钱打交道,对钱很敏感,我感觉他给我的这一张百元不是我给他的哪张,并且我职业习惯,接过来看了一眼,就认为这张是假钞,我说老板,再给我换一张,这张不是我刚给你的哪张,其实老板早就有准备,每天这种事肯定会遇到,他把铁桶口冲向我,说,你看里面除了你这一张,就没有一百的,都是零钱的。我说,那你给我零钱吧,我刚好也没有零钱啊,他这会就面带凶相看着我眼睛说,怎么可能,你想买就买,不想买从这门口走出去。我一看,我一个人,肯定吃亏,再说我也不是刚强的性格,要是蒋宇肯定不干,但我不敢。我有点委屈的看了他一眼,扭身就往外走,然后把手里的一百撕了,他站起来,追着我,我边走边斯,感觉他站起来了,我都走到门口了,他在我后面喊,你咋回事,想找事是吗。我紧走两步,就跑了。气的我一天没吃饭,我那时候实习一个月才给我们830.经常出门真是什么事都能遇到,还有一次我在石家庄铁道学院上学时候,晚上跟同学出去火车站玩,那时候石家庄火车站还在中山路繁华路段,穿过地道桥,中山路跟平安大街哪个口,做买卖的特别多,我俩都是图便宜买一些小玩意,都是穷学生。我也不知道,怎么我同学跟卖光盘的搭咕上了,然后那个卖光盘的鬼鬼祟祟,神神秘秘的把我俩领到一个挺暗的小胡同,然后从怀里掏出来一打光盘,原来他在人多地方转悠寻找目标,盯上我同学了,问他要不要黄se光盘。我俩拿手里挑了两张,封面挺暴露的。然后问他多钱一张,他说一百一张,我都惊到了,那么贵,我就跟我同学说,算了,别买了。然后我同学就把两张光盘给他,他就是不接了,问我们多钱要,我们其实身上满打满算也没有一百块钱,又买了别的东西。就说还有六十多,他一听说,不行。这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多了两个小伙,我心扑通扑通的,又怕被路人看见买黄se 光盘。走又走不开,也没那么多钱。我俩就你看我,我看你,都挺害怕的。然后我俩就想走,不要了,硬塞了哪个买光盘的怀里,掉下来了,我们就往前走,他们三个就在后面,就跟着两步远,也不是高声,就说,还走是吗,把我俩吓得呀。本来我俩一人五毛钱坐6,路或者16路在地震局下车就行了,站牌哪虽然是晚上人也不少,可我们上了公交车,他三也得跟着上去呀,这可怎么办,这时候正好站牌旁边开过来一个出租车,我先是跑过去,我同学紧跟着我,我俩钻了出租车里面,着急忙慌的,人家出租车司机还不敢开车,我俩把玻璃上的黑色按钮按下来,这样外面打不开,司机慢慢悠悠往前开着车,我回头看着那三个人追了没有,司机说,咋了,我说,他非要拽着我俩买光盘,司机一听这样呀,才加油门开快了。他说,还以为你俩抢人家东西呢。这时候,心有余悸的,哪有心思跟司机师傅开玩笑,你看着我俩像抢劫的人吗。2011年四月二十八号京沪高铁开通,这是实际意义的中国第一条高铁,以前顶多有动车。我有个跟我关系最铁的高我两届的师兄,在中铁,那时候他已经是项目负责人了,打电话说有两张高铁嘉宾票,问我能不能过来,因为我当时在牙克石,去海拉尔坐飞机去北京很方便的,另外我师兄也有在我面前展示一下他领导的才能。两张票,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蒋宇能不能跟我一块去体验一下,反正全程我师兄买单。中午我去他们队找他,他听了兴奋的不行,能去。后来他同事开车送我俩到海拉尔机场,晚上12点的车,凌晨两点多到的,然后按照师兄给留的地址,我们打车去紫竹院他们中铁办事处,直接有人在酒店就把我俩安排住下了。一直睡到九点多,我师兄打电话说请我去前门大街全聚德总店吃烤鸭。我跟蒋宇赶紧起来,四月底北京很暖和了,可我俩昨晚在海拉尔过来还是羽绒服,羊毛衫什么的。哪天蒋宇特别帅气,他罕见的穿不是黑白的衣服,深紫色的衬衣,上面有些许白色的小点点,黑色西裤,看着特别挺拔性感,我根本不敢跟他齐着走,差距有点大。特别是他刚洗了脸,短短的头发,就前额耷拉下两溜,湿湿的,真的是很天然,很平民的帅气。一点脂粉气息也没有,不用任何香水身上也没味。我师兄昨晚也住在这了,我见到他,确实很有领导派头了,我跟他俩站一起就跟小弟一样。吃饭期间,蒋宇对我师兄很崇拜,师兄对蒋宇印象也相当好,只是蒋宇一口的东北话,他老是笑,有点英雄相惜的感觉吧,其实他俩就见这一次,19年,蒋宇来北京,他在西安一个工地了。哪天吃过饭,师兄去活动现场,然后司机把我跟蒋宇送到北京南。最隆重的是早晨八点哪一趟,好多领导人都来参加了,我跟蒋宇坐的是下午1,20这一趟,虽然不那么隆重了,但也是贵宾级待遇。我俩商量在杭州下的车,然后在杭州转一天,第三天回去。到了杭州,我们住在下沙区,离西葫很近,春天的景色很美,湖堤的柳树吐着嫩绿。我是喜欢安静的地方,蒋宇呢,是哪热闹往哪跑,,如果前面围着一堆人,他的挤着看看是干嘛的。好奇心好重。转到雷峰塔就安静了很多。晚上我俩吃的虾包,另外,蒋宇特爱吃哪的饭团,我们第二天走,给他买了好几个带着。晚上回到酒店,我先去洗澡,然后我觉得蒋宇在路上就有点骚动不安的,老是想提前下出租车,我因为哪天转向,怕自己找不到订的酒店,就没让他下去,他一会说买点水,一会说买水果,反正就是老想中途下车,我就不让。我洗澡时候,他可有理由了,肖x昊,我出去一下,买点吃的。我在卫生间喊他,等会,咱俩一块去,他也不理会我,你洗吧,我一会的事就回来。说着我就听见他关门跑了。他再回来至少就两个小时了,我迷迷糊糊还睡不着,老是有动静就醒,我听见他让服务员开的门,我马上把脖子扭过去,假装睡觉不理他。他悄悄的,跟个贼似的,走到我床边,绕到里边看我睡了没有,我那时候装睡不太像,眼皮自己感觉老是动,他好像看出来了,然后用小指划了一下我的鼻子,说,没睡吧。我也没睁眼,就说,别打扰我,睡着了,他坐在我身边,cao睡着了还说话。我说,老实说,你去哪了。这时候我睁开眼,迷迷糊糊看着他,他两手撑着床,紧紧看着我说,你知道的。我说,我不知道。他听我这么说,就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下,几乎盖住我的脸说,不知道就睡觉。
 楼主| 发表于 2022-1-20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31号一大早,他就来了,手里提着两份早餐,这两天也暖和了一些,他黑色裤子紧绷绷的,淡紫色衬衣,黑色短外套,很精神,包裹的屁股圆嘟嘟的,前面很明显又是放在右边,刚洗了澡,头发清爽,你感冒刚好了,穿这么少不怕着凉呀,没事,他边说边鼓捣盒子袋子里的早餐,他说你上午还有事吗,没事咱早点走,打了针去趟阿荣旗,我说你媳妇几点下车,他说的黑前了吧,奥行,咱们吃了饭就走,我说现在不饿,带了车上咱俩倒换吃吧,他说,叔呢,我说她女儿今年高考,他回河北了,上了车,周末早晨车更少了,我说我先开吧,到了国道你开。一路上东拉西扯的,时间过得很快,我说你今晚屁股朝上了,他开着车歪着头看我,没明白啥意思,我因为在工地实习一年,工地大部分都是单身,啥操蛋话都听了不少。他说,你就学吧,我说我都24了,还能学什么样。我说你跟你媳妇晚上就住他家吗,他说那还去哪住,那不怕她父母听到,他cao,习惯了,你别老是媳妇媳妇的,没准呢,我听了怎么有点欢喜这句话呢,我说那你们不采取措施呀,她能计算,不行就戴套,别扭。看着他细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精致的脸孔,小眼睛眯着看前方,就这么跟他聊着,我莫名其妙硬了。
发表于 2022-4-29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hon2 于 2022-4-29 22:20 编辑
6 E: p: n& A( T* u% p4 p2 L: I8 t
tieshu99 发表于 2022-4-29 21:520 l, p' ^8 w% v8 D, N
就因为这,蒋宇才狠狠cao他的女人,毕竟谁都是有血性的,我离开就是担心这些,我怕蒋宇有些事过激了,其 ...
6 v$ L. q, V; k0 E  r
2013年调到海拉尔,蒋宇就不归王哥管了吧。估计蒋宇他爸或银行王的老公出的力。. ]( n. z, x3 N+ L9 w, ]
蒋宇到海拉尔新岗位能不能适应也是个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22-1-19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到这里,忙起来了
发表于 2022-1-19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继续 ,文章 开头蛮好和
发表于 2022-1-19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等更新
发表于 2022-1-19 20: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不能烂尾啊!挺好看的
发表于 2022-1-19 20: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不能烂尾啊!挺好看的
 楼主| 发表于 2022-1-19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愣了一下,脑子快速流转,睡沙发不合适吧,可我就是一个比单人床大一点的一米宽的床,那屋是我师叔会计的大一些的床,我只是个新来的,哪敢领人睡人家床上,我虽然有想法让他跟我一个床,但想起来我还是有些紧,这家伙裤子也不提上站着等我安排,我迅速说,您,你睡床上吧,我从老家带过来还有一床厚被子,前些日子放到铁皮柜了,东北天气虽然比我们那边冷,可他们冬天屋里特别暖和,他们冬天到了河北那边反倒感觉屋里特别冷,这货也不客气,腰带也没系就走到小屋床上坐下脱衣服,我本来打算把电热壶得水到给他洗洗脚,又怕他认为我怕他脏,就没说,也许他感觉屋里真冷,只把休闲裤和马甲脱了就半靠在床的架子上,我给他用纸杯倒了两杯水,你不把衣服脱了,那样睡不难受呀,眼睛始终不敢看他,没事,一会再脱了,有点冷,我也许是心理紧张,老是感觉要出虚汗,一点都不感觉冷,他咕咚咕咚喝了两杯水,笑着问我,你睡里边还是外边,我还有点票要入一下帐,你睡吧,我凑合,我边给他又晾上两杯水,把剩余的倒在洗脸池边故作轻松的跟他说。说真的,我挺想自己在外地,有这么一个大帅哥朋友,即使给同事介绍,也是一种骄傲吧,我挺怕自己失态,让他感到我是图他什么而离开,虽然他想让我给他介绍渣土车,其实后来才知道,在这种边远地方,他的车根本不愁活,他也不是多想发财的人,再说一个车能挣多少钱。你要是觉得冷,我们这还有个电暖气,用吗?用一会吧,我觉得挺冷的,我去师叔屋里提拉出电暖气插上,他又把两杯水喝了,我说你喝那么多晚上的起来多少回,他说我肾好,说着就把毛衫脱了搭在他的身后的床梯上,我随手拿过来,习惯性的叠上放在凳子上,他没说什么,把保暖裤脱了递给我,我心说我该着伺候你吗,但还是接过来叠了一下跟毛衫放一块,他穿着三角裤黑色的边,深灰色面料,鼓鼓的一包还不小,刚上厕所歪歪的缘故吧,前面湿了一小片,他把脚放在电暖气跟前烤脚,两条大长腿又长又白,只有不多的一点腿毛,这我哪敢看呀,到角落铁皮柜拿了一个毛巾被给他,你这会不冷了,有脚汗,别给你被弄脏了,你快别了,等过几天暖和了,我怎么也得洗被罩,你没觉得有味呀,我盖了没洗就放起来了,没觉得,有点香味,我说你用毛巾被擦擦脚吧,我们这有洗衣机,我一块洗,他说,干了,这么下半身在外面,上半身围着被子,真像个小孩,他又喝了两杯水,还得在尿一泡,你不是肾好吗,睡着了就好了,我蹚给他棉拖,天呀,魔鬼身材,宽肩膀,细腰,该瘦地方瘦,该有肉地方有肉,光滑的后背,比屋顶的灯还亮,他出来,扁平的肚子,胸肌肉肉的,真是应了现在有句话穿衣显瘦脱了显肉。啪啪,两个打喷嚏,快点吧,别感冒了,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得劲,晕乎乎的,我说你快躺下吧,不根本不能喝酒,他躺下后,我说我给你关了灯,你睡吧,我去外边,他说不用关灯,我给你留着地,你就睡这把,这不还有一个被子,行,你先睡把,我睡得晚,其实我是怕晚上梦里失态,让他误会,怀疑我,失去他
 楼主| 发表于 2022-1-19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其实在外面什么也干不了,哪有别的心思,看新电影唐山大地震,看不下去,我也感觉有点冷了,自己在沙发睡吧,虽然我172,但也是伸不开,再说是不是有点太外道,再说失去就失去把,就当没有遇见,我悄悄到宿舍,他跟个蛤蟆似的,趴着睡着了,我轻轻拉我盖的被子,也被他压住了,这家伙就这么明火制杖睡得着,是个没心没肺的,我被子小,他露出一只脚,细长细长的,就跟藕差不多,我怎么看到他脚想起藕了,恶心不,但我记得特别深刻,就像小时候在老家冬天刚挖出的藕,洗干净刮了皮在水里泡着的藕。我一点一点的挪了我的被子里,大部分还是被他压着的,我进屋把顶灯关了,又关了床头台灯,屋里静的只有他轻微的鼾声,我手脚都不敢动,就像新婚之夜的小媳妇把。睡不着。等他翻身后,我总算把自己被子抢过来了,裹紧还是睡不着,内裤湿乎乎的也难受,起来又换了一条,他一会胳膊碰到我一会腿碰到我,搞得我紧张的不行,好容易迷迷糊糊了,感觉一个大手伸过来了,紧接着大腿也过来了,再就是滚热的身体就抱住我了,我真的有些战栗,手心突然出了好多汗,人都僵了,缓了一会,我感觉太热了,不对劲,他身体太热了,发烧了,他紧紧抱着我,我母爱泛滥的也紧紧抱着他,他大腿把我屁股下面圈起来,软软的一大团贴在我的肚子上,我虽然很不舒服,但也是硬的不行,就这么抱着他,学小时候我病了,我妈给我搓后背,我给他搓着,然后伸手把他的厚被子盖在我俩身上发汗,我给他搓着后背,脖颈,被子里密不透风,我也不知道谁的汗水了。跟洗了澡一样,我心想,也就是因为你帅吧,我可没对任何人这么照顾过。出了汗,我难受的忍着,他老是想蹬开被子,被我用腿圈回来,我现在怀疑他现在是清醒的了,为了缓解尴尬只能这么装。过了一会我实在受不了了,他也哼哼唧唧的,我就起来,又给他用我的保温杯倒了一杯水,打开台灯给他喝 ,用毛巾被,给他擦了后背,他始终坐着装睡,我的天,我没这么伺候过任何人,也没让任何人用过我的杯子喝水,心想上辈子欠你的。喝了水,我给他盖好被子,他的厚被子是干的,我的被子里潮乎乎的,一会功夫他就轻轻打起了鼾声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搜 同

GMT+8, 2022-11-29 14:43 , Processed in 0.02234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